邮箱:lopdjw@126.com
  首页   |   新闻中心   |    基层党建    |   干部之窗   |    远程教育   |   人才援疆   |    党员服务   |   网上课堂   |    老干之家   |    走进组织部   |   下载中心
  洛浦党建网欢迎您 今天是  天气情况:
   
>> 您当前的位置:365bet实时比分网 > 党员服务 > 党员风采

倍倍尔:曾令俾斯麦政府“忍无可忍”的国际工运活动家
 

2014-10-29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责任编辑:  杨娟)


编者按:近日,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连载了由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的《世界社会主义五百年历史人物传略》(高放主编)。其中《倍倍尔》分册讲述了国际工人运动活动家,德国社会民主党领袖倍倍尔波澜壮阔的一生。倍倍尔谴责普法战争、支持巴黎公社斗争,让俾斯麦政府无法忍受。在俾斯麦的逼迫下,1872年3月11日,莱比锡法庭再次以“图谋叛国罪”逮捕了倍倍尔,摘编如下。>>进入图书连载

倍倍尔和威廉·李卜克内西在国会中强烈谴责普法战争,反对俾斯麦政府提出的军事拨款,这使俾斯麦十分恼怒,于是他亲自下令逮捕倍倍尔等人。1870年12月17日早晨,倍倍尔正在作坊里工作,警察突然闯进来将他逮捕,关进莱比锡地方监狱拘押待审,指控的罪名是“图谋和准备叛国罪”。

1871年3月3日,德意志帝国国会选举,倍倍尔再次当选为国会议员。3月28日,政府迫不得已释放了倍倍尔。倍倍尔出狱后,继续反对俾斯麦政府的政策,支持巴黎公社的斗争,这让俾斯麦政府无法忍受。因此,在俾斯麦的逼迫下,1872年3月11日,莱比锡法庭再次以“图谋叛国罪”逮捕了倍倍尔和威廉·李卜克内西。在这次逮捕后,萨克森政府决定对威廉·李卜克内西和倍倍尔进行审讯,莱比锡刑事陪审法庭被指定在1872年春季开庭作出判决。审讯于3月11日开始,倍倍尔和威廉·李卜克内西在3月9日的《人民国家报》的报头上发表以下要求:

同志们:

你们知道,由3月11日(星期一)起,刑事陪审法庭开始对我们进行叛国案审讯。你们之中大概有许多人想要参加旁听。因此,我们向你们恳切要求,既不要表示拥护,也不要表示反对来打断审讯。不管那里发生什么事,你们都要保持安静。我们的敌人可能用恶毒的挑衅文字或者通过雇佣的代理人设法来刺激你们,你们要粉碎这些阴谋诡计。将来的清算是免不了的。

倍倍尔、李卜克内西、赫普纳

莱比锡 1872年3月3日

审讯过程持续了14天。控诉的材料包括倍倍尔和威廉·李卜克内西在协会、集会中的全部鼓动活动的文章和小册子以及在不伦瑞克委员会被没收的一批信件。此外,凡是过去德文版的社会主义小册子等著作,即使倍倍尔等人与它的出版和推销毫无关系,几乎也全都算到倍倍尔等人的账上。还有资产阶级共和主义者卡尔·汉森的一本名为《一个欧洲士兵写给他的伙伴》的小册子,虽然倍倍尔等人在审判前丝毫不知道有这本小册子,却也被算在起诉材料当中。因此,起诉材料在数量方面应有尽有,但在质量方面,却是非常糟糕。

倍倍尔等人在国会中的发言,根据宪法是不能被提起控诉的。但是莱比锡自由主义的报刊设法把其中最尖锐的词句向陪审员报道。检察官把曾参与1870年倍倍尔在孚格特兰的普劳恩城举行的反对麦克斯·希尔施博士的两次集会的人请了一批来作诉讼的证人。那些演讲的内容(当时因德意志刑法法典生效而未能据以起诉)和威廉·李卜克内西的演说《论社会民主党的政治地位》(他因为这个演说在1869年被判决几个月的监禁),都被用作叛国案的材料。起诉证人是曾监视倍倍尔出席那两次集会的普劳恩的宪兵队长,此外还有其中一次会议的主席奇尔巴赫律师、一名编辑、一名首席教师和会议召集人。

陪审员最后宣布,他们认为倍倍尔、威廉·李卜克内西犯了图谋叛国罪,赫普纳被释放。检察官认为图谋行为离事实还很远,所以建议判他们两年徒刑的最高处罚,对赫普纳建议释放。法院随即根据这个建议判决,并把倍倍尔和威廉·李卜克内西在侦查期间的禁闭折算为两个月。

党内的同志对于这个判决极为不满。倍倍尔也十分愤怒,但他为了安慰党内同志,仍然强颜欢笑,在审讯结束后同辩护人和同案被告人说:“你们知道什么,我们不管判决如何,今天晚上要往奥尔巴赫酒店去喝瓶葡萄酒。”辩护律师奥托·弗莱塔格说:“好,我们就这样办”,“而且由我们(他和他弟弟)来结账”。倍倍尔的妻子得知判决结果后,非常伤心。不过,在宣布判决以前倍倍尔的家庭医师就安慰她说:“倍倍尔夫人,如果您的丈夫被判一年徒刑的话,您还应该高兴,因为他是迫切需要静养的。”

3月27日,倍倍尔和威廉·李卜克内西接到了法院的判决书。他们在《人民国家报》上发表了一篇简短谈话《给党员同志》,要求党员们要勇敢,尤其要设法广泛传播《人民国家报》。同一天,他们在《人民国家报》上发表了第二篇声明——《关于我们的判决》,其中说道:

陪审员先生的判决是不对的。我们所向往的和已经做的事情,我们都毫不隐瞒地承认了;我们并没有准备做刑法法典上所谓的叛国行为。如果说我们有罪,则一切在野党都是有罪的。判决我们有罪,就是排斥言论自由。

由于你们的裁判,我的陪审员先生们,你们以资产阶级的名义批准了吕森的暴行,并发给反动派一张空白的特许状。这个结果对于我们个人是无关紧要的。这场官司在传播我们的原则上起了这样莫大的作用,我们甘愿领受(判决一旦生效)判处我们的两年监禁。但是,社会民主党却超过刑事陪审法庭的权限。我们的党将继续生存、壮大并取得胜利。但是你们,我的陪审员先生们,由于你们的裁判,也许宣布了现今刑事陪审法庭制度的死刑,这个单独由资产阶级组成的制度,无非是阶级统治和阶级压迫的工具而已。

在诉讼结束后不久,倍倍尔患了非常严重的肋膜炎,好几个星期都只能躺在床上。鼓动、国会活动、待审拘押和诉讼,再加上倍倍尔还要营业维持生计,这些都伤害了他的身体。除了剧烈的疼痛外,他还患有严重的失眠症,很多夜里他都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责任编辑:(责任编辑:  杨娟)]
 
主管单位: 中共洛浦县委组织部
承办单位: 洛浦县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管理中心
洛浦县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管理中心建设与维护
联系电话:0903-6627933    地址:洛浦县双拥路14号
邮编:848200    邮箱:lopdjw@126.com